招生简章|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那一刻,我的眼中饱含泪水 高一九班 张一婷
2017-10-24 15:38:52

从此,三味书屋变成了我以后一放学的必经之处,初中那轻快的放学铃一响,便能看见一辆自行车疾驰着去了那家书店。

“孔叔,有新书了吗”,“有”。一听到我的声音,孔叔赶忙起身,用紧攥在手里的钥匙打开了那个被磨得油光锃亮的大柜子,打开和他长衫一样颜色的藏青色的布包,替我抚了抚卷曲的书页,“喏,你要的带图版的《西游记》和《水浒传》”我欣喜的接过来,“有什么不懂的就问我”。他转过身去,两条圆规似的瘦腿与宽大的藏青色的长衫显得极不相衬,孔叔最近又瘦了一圈,眼瞧着我读书这会儿一个来买书的都没有,生意看似又冷清了些。

 “孔叔,你要不进点教辅?这片的学生买教辅都得去城里买,你要是进点,肯定好卖的很”“教辅?那是书吗?我这是书店,里面都是老祖宗留下的精华,你们这些学生,都只会为了考试而读书”孔叔的眼睛瞪得像牛,气的说话结结巴巴,一拍桌子,转身去了书店里面,藏青色的长袍渐渐飘远了。

书屋外面的柳树悄悄的长大了,三味书屋的牌匾又多了几分沧桑,上了高中的我们的生活像是被装上了发条,整日奔波忙碌。下晚自习时,疾驰的自行车总是会在书屋门前停一下,然后叹息着离去,书屋里那昏暗的灯光随后暗去。

一个雨夜,忽然听见有人叫我去学校门口拿东西,校门口微弱的灯光下只见一个瘦削的身影,他拿着那个藏青布包重重地递给我。“前几日,你要的教辅我去城里买了。”只抬头望他的脸,瘦得吓人,随后,青色长衫悠悠的在雨中、夜色中消匿,我忽然想起。看了好几年书的书还没给过孔叔一分钱。冰冷与温热的水打在我的脸上,心里涌出一阵酸楚。

至于我在街角逢着影响了我一生的三味书屋,已是搬家以后的事情了

三岁时,父母因为工作原因搬来这寂静的郊区,放学时,城里的同学享受着与其他伙伴嬉戏玩闹时,我只能独自徘徊在悄无声息,寂静着的一条条街道里。

或许是那门楣上的淡檀香味远远的飘了过来,在幽深的巷子一隅,竟有一家书店,古风古色,静静地矗立在那里。

这自然比闲逛使我兴奋得多,推开小小的漆红的门。一位藏青色长衫的瘦削高大的身影赶忙站起来,慌忙地寻着眼镜,显然,对于我这名顾客的来到,他也欣喜的很,“小朋友,喜欢读书吗”当城里的小朋友正在与其他伙伴嬉戏玩闹时,我就开始“不情愿”地每天去书店读书了,有了书的支持,我懂的比同学多的多,内心便有了小小的骄傲。

从此,我再也没见过孔叔,在我上完大学再次回到家乡时,隐藏于心底多年的羞耻心被发掘出来,走到三味书屋面前时,我的脸又疼又红似的发热,三味书屋已经很破旧了,门前的柳树枝条几乎把牌匾遮没了。

通过虚掩着的门进去,大桌子前早已不见孔叔,取代他的是一席藏青色的长衫和小小的古铜色钥匙,霎时,潸然泪下。

再后来,浮躁喧闹的城市少了一个奔波者,多了一个读书人。

 

为进一步推动学生社团工作的规范化和标志化,提高广大同学的艺术素养和审美水平,烟台四中于五月开展了高一高二学生社团logo设计大赛。[详情]
友情链接:幸运飞艇开奖  幸运飞艇  幸运飞艇  幸运飞艇  幸运飞艇 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